首页 新闻 资讯 聚焦 潇湘 社区 民生 图片 视频 区县

副刊

旗下栏目: 人物 理论 文化 副刊

家乡的那一口老井

来源:永州日报 编辑:何裴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7-10

◇刘星麟

  那天是冬日小寒,暖阳高照,天气很好,我带着妻儿回到了乡下老家。闲来无事,便独自到村前走走。看着屋后的老枣树,熟悉的山头,弯弯曲曲的田埂,感觉都是那样的熟悉,有如镌刻于内心的印迹,令人难以抹去,难以忘却。而最让我难以忘怀的,是村前的那一口老井。

  村前的那一口老井,我不知道它的确切来历,听村子里的耄耋老人讲,刘氏“世”字辈祖先迁徙途经此地,饥渴难耐,偶然发现了这一汪清泉,泉水清冽,干净透明,一捧下喉,沁人心脾,顿觉神清气爽,于是便凿挖成井,从此世世代代便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。我们村名为井公塘,或许就是后人为了纪念这位挖井之人吧。按照“世仕文昌,祖德发祥”的字辈排起来,现在村中年龄最小的“德”字辈也已年过古稀,照此推算,这口井少说也有200年的历史了。

  记忆中的老井,不是现如今的四方井,是用青条石叠成的圆口井,井口直径约2米,深约5米。这口井,是附近井公塘、邓家、何家和芭蕉冲几个村子饮用水的主要来源。井按照水流分为三个部分,依次为吃水井、洗菜池和洗衣池,洗衣池的水直接连通莲子塘。在春夏水量充足的时候,老井里流出来的水得有两个家用自来水管的流量那般大小,就算在最干旱的季节,老井也从来没有干涸过。

  “喔喔……”,村子里的公鸡打鸣声,惊醒了睡梦中的人们,打破了村庄的宁静。天刚蒙蒙亮,小鸟就开始在枝头“吱吱喳喳”不停地叫唤起来,村子里的男人们背着锄头走向了田间地头,女人们便挎着装有换洗衣服的竹篮、桶子,陆陆续续来到了井边,不一会,原本安静的小村便开始热闹起来。木棒槌衣声、小孩嬉闹声、挑水空桶声、妇女说笑声共同奏响了小村的交响乐。

  井边,是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,是村民相互问候寒暄拉家常的集散地,也是村子里的新闻发布场所。昨夜谁家的母猪下了几只猪崽,谁家夫妻吵了一夜架,谁家的女儿找郎姑子(女婿)了,谁家的病人好转了,谁家的老人去世了……。消息会迅速传遍每户人家。偶尔有大姑娘来挑水,洗衣服的大嫂大婶们总爱对她们开着半荤半素的玩笑,羞得姑娘家脸红耳赤,面若桃花,神态也变得扭捏,赶忙用桶子挽满水,挑在肩头,低头快步走开。我们这些孩子们,总喜欢跟着大人到井边玩,一边偷听大人们聊天,一边在水池边捉小鱼、小虾,玩泥巴。对儿时的我们来讲,井边是个热闹好玩的去处。

  井水是很有灵气的,一年四季总能感觉得到她的好。炎热的夏天,骄阳似火,从田间地头回来,打一桶新鲜的井水,趴在桶上“咕咚咕咚”喝上几口,那股清冽甘甜的味道,沁人心脾,整个人从头到脚立刻凉爽起来。寒冷的冬天,池塘、稻田里的水冰冷刺骨,井水却很温热,在很冷的早晨,有时还能看见井口直往外冒热气,所以在寒冬腊月里,用新打出来的井水,洗脸、洗菜、洗衣服都不会觉得冷。她就像一位美丽的少女,体贴、睿智、聪慧、灵秀。

  儿时的记忆里,老井很神秘。老井井沿上的青石板经过多年的磨损,留下了深深的凹痕,那可能就是属于它的年轮,能够见证它的历史。老井四周石壁上长满了青苔,墨绿墨绿的,井底深邃而幽亮,给人一种不可捉摸的感觉。村里有个习俗,老人去世了,孝子要去井里去“买水”。所谓“买水”,就是在傩公(阴阳先生)的主持下,孝子手捧灵牌,三跪九叩,敲着锣走到井边,然后在井边烧纸钱,行祭祀之礼,再往井里丢铜钱或硬币,才能到井里舀一碗水带回祠堂。至于打回来的水作何用途,我也记不清楚了,大概也是表达对逝去亲人的一种哀思吧。

  上初中以后,我便学着给家里分担一些家务。每天下午放学回家,最重要的工作,便是挑水。第一次从井里提水,既担心又害怕,害怕一不小心,桶子会掉进井里,也害怕自己掉进井里。打水的时候,桶子总浮在水面上,怎么用力,桶子就是打不上水,后来大人告诉我,将桶口侧着朝水面上一挽,水就自然装满了。第一次挑水,感觉也很费劲,挑着走路的时候身子很僵硬,尽管每只桶里只有半桶水,却压得肩膀生疼,只得走一段歇一段,等到挑回家的时候,水差不多淌出一半。后来长大了才终于明白,父母亲经常在耳边唠叨的“半桶水、淌得很”这句话蕴含的做人道理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老井由原来的圆口井扩修成现在的四方井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农村开始流行在自家门前打压水井,老井的地位就远不如从前了,再后来,许多村民砌了新楼房,开始和城里人一样,用上了自来水,买了洗衣机。去井边挑水、洗菜、洗衣服的就更少了,老井就越发显得孤独和苍老,尽管渐渐淡出历史的舞台,但它却依然倔强地坐在那里,无论世事如何变迁,沧海桑田如何变换,它都静静地守护着属于她自己的故事。

  转眼,我已过而立之年,在城里扎下了根。闲暇之余,却常常怀念曾经在农村的那些岁月,常常会想起家乡的那些人,那些事。我很庆幸,自己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我的童年,没有变形金刚,没有葫芦娃,没有玩具汽车,只有那苍茫的大山,那广阔的田野,那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,玩泥巴、割猪草、掏鸟窝、钓青蛙、捉泥鳅、摸螺丝、斗鸡脚、捉迷藏、打纸板、玩弹弓、打弹子……,这些童年的美好,就像一壶陈年美酒,埋藏在自己心底,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发醇香。

  诗人说,如果父亲是井,我便是那不停地从井里取水的桶,凭我浅浅的桶身怎么能丈量出井的深度?看着老井的涓涓细流,我在想,它会不会流到白水河?会不会流到湘江?会不会流入大海?

  或许有一天,我在海边思念家乡的时候,它会与我邂逅在美丽的沙滩。

责任编辑:何裴

上一篇:党旗在灾区公路上飘扬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团队介绍 | 广告报价 | 我要投稿 | 招聘启事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©2009-2017 永州网 (www.0746news.com)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
ICP号:湘ICP备10004621号-1 湘公安网备案证书号:4311000100193 主办:永州日报社 运营:永州日报社广告中心

地址:永州市冷水滩区湘江东路29号永州日报社内 电话:18307489588 QQ:2795914142(新闻稿件)

中国永州网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