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资讯 聚焦 潇湘 社区 民生 图片 视频 区县

副刊

旗下栏目: 人物 理论 文化 副刊

岁月深处的甜香

来源:永州日报 编辑:何裴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4-12

◇唐小峰

  刚参加工作的我,生活经验不足,赶圩时,做不到计日买菜,寅吃卯粮是常有的事情。往往菜吃完了,圩日还没有到,无菜可食的日子,弥漫着淡淡忧愁。学校教师队伍里,“半边户”家庭的女性个个勤快,穿着裙子握锄下地,菜园瓜果蔬菜飘香,自给自足的幸福,甜蜜了整个校园。心想,有朝一日,也有一个女子为我种菜,该有多好!

  朱老师承包了学校猪场,学校划一块菜地给承包者种植猪饲料,那块地在我宿舍的后门。朱老师勤快,两天工夫把菜地平整好,全部种上甜菜。浇水施肥,纤细瘦小的甜菜在汗水里伸颈长叶,生机盎然,驱赶冬日忧伤。

  放学后,我跟邻居小马总习惯坐在后门,欣赏那片长势喜人的甜菜,汹涌的绿,舒缓疲劳,悦人眼球。我俩眼光交汇的一瞬,嘴角同时露出了狡黠的笑。

  一个傍晚,我跟小马没菜吃,相视一笑,达成了吃甜菜的共识。甜菜还没有长到最旺盛的时候,朱老师养的猪还小,还没开始吃甜菜。小心走进园里,快速剥下三五叶片,嫩嫩的甜菜成了盘中餐。从此,即使寅吃卯粮,也不再一筹莫展,屋后的菜园始终青翠荡漾。

  猪场的猪开始吃甜菜了,越吃越多,甜菜被剥得枯瘦,显出非洲饥民的模样。没有菜吃的日子,再瘦的甜菜,也要剥下几片。咀嚼着嫩脆的甜菜,觉得有点残忍。我对朱老师说:“你的猪肥了,甜菜瘦了。”朱老师说:“施一层肥,南风一吹,很快就会肥回来的。”春暖花开,温柔的南风给了甜菜温情的抚摸,轻歌曼舞里,甜菜如痴如醉,撩起了裙裾,恣意绽放着身姿。甜菜肥美,我跟小马似一对从冬眠中醒来的青蛙,踞在菜园,任一园青绿在心灵流动。

  回家打开后门,一园青色扑面,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”的意境盈满陋室,教学后的疲倦悄然远遁。托腮细望,每一株甜菜白嫩肥厚的茎,托举着近似椭圆的翠色欲滴的叶,宛如冬奥会一对花样滑冰天使高难度的托举形成的最美身影,恰似我心中美丽的姑娘。夜深时分,坐在灯下备课,洁白的灯光穿过窗户打在菜园上,甜菜似披上婚纱的新娘,隔窗与我相伴,为我抵挡夜的黑。灯尽欲眠,夜雨沙沙,甜菜静静守护,吟一夜爱的曲子。

  单身生活,没有着落的日子居多,屋后的菜园总是梳理着心灵的落寞。日久情深,剥掉一片甜菜时的一声脆响,内心会生出愧疚。手握甜菜,汁液沿叶脉流出,滑过掌心,想着还要用刀切割,用火烹煮,丝丝疼痛掠过心尖。终究应验了那句话:鱼这么信任水,水却煮了鱼。

  吃甜菜的日子塑就的小蛮腰,也会让天天玩呼啦圈腰围始终不见减的女教师们羡慕嫉妒。常常吃甜菜,我与小马在篮球场上照样飞奔如马。从球场回来,小马说想吃肉,我也说想吃肉,可我们已经没肉可吃了,只能吃甜菜。

  那一天,学校来了一辆大货车,猪场的猪要出栏了。肥肥胖胖的猪被关进了大货车的铁笼子,不停哼叫。我对小马说:“要是没有我俩吃甜菜,这些猪应该长得更肥吧!”小马笑了。小马问:“朱老师会不会知道我们常吃他园里的甜菜?”我说:“朱老师每次挑粪施肥,总要留下几兜甜菜不施肥,他肯定知道,菜园旁住着两个吃货!”

  在学校的那几年,没有找到一个为我种菜的姑娘。那一年,我跟小马同时调离学校。转瞬间,离开母校已经十几年了。衣食无忧的日子里,常会想起那段甜菜时光。偶尔也会买回甜菜,家里盐油酱醋样样俱全,做出来的甜菜,却没有当年学校里的甜菜味道。孤寂里溢出的甜香,留在岁月深处,历久弥香。

责任编辑:何裴

上一篇:清明

下一篇:话说湖湘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团队介绍 | 广告报价 | 我要投稿 | 招聘启事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©2009-2018 永州网 (www.0746news.com)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
ICP号:湘ICP备10004621号-1 湘公安网备案证书号:4311000100193 主办:永州日报社 运营:永州日报社广告中心

地址:永州市冷水滩区湘江东路29号永州日报社内 电话:13237462288 QQ:2795914142(新闻稿件)

中国永州网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