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资讯 聚焦 潇湘 社区 民生 图片 视频 区县

副刊

旗下栏目: 人物 理论 文化 副刊

见字如面

来源:中国永州网 编辑:何裴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6-08

文/永州联通 唐梅华

  这是一个漫长的下午,太阳爬得老高,闷热的气息在四周环绕,风仿佛也老了,吹不动了,败在了这一丝丝炙热的阳光下。斜光之下的旧皮箱里,静静躺着一叠捆扎好的信。

  翻开这些信,腾起的灰尘翻滚袅娜,颗粒也饱满起来,绽放着金色的光芒,时光静止在十几年前,那个写信的我身上。

  写过多少信,已经记不清了,但是收信人,其一是父母,远在他乡求学,写信报平安,一月一封,从不间断。其二是姐妹,笔尖下的字里行间诉说着浓浓的关爱与问候之情,夹杂着同住屋檐下的顽劣记事,读来让人忍俊不禁。其三是闺密,信里有青春期里不安的情愫,毫不保留的将心底的秘密托付对方,好似双方一起在月夜的梧桐树下共读一封情书。

  那个时代写信充满了情怀,信封、信纸、邮票、钢笔都很讲究,仿佛不是心仪就无从下笔,我曾为了写一封信,专程跑去买一支钢笔,闻着墨香,就突然有了提笔写信的思想,也曾在深夜往邮筒丢信,那信似乎有魔力,纵然深夜也驱使我前去。

  看过胡兰成写给张爱玲的信:我常以为,天空是湖泊和大海的镜子,所以才会如此湛蓝。我坐在这儿,静静地等你,我的爱。而你,此刻在哪里呢,真的永不相见了么?――仅短短几十字的开头,就将思念与爱慕之情展现的淋漓尽致,我想那个年代,除却悄悄话外,也只有写信这种方式才能有这种露骨的表白了。一张普通的信笺,在这上面写出了多少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,牵扯着多少肝肠寸断的心。

  高中开始,因为学业无法继续的原因,使我们有了分离,写信变得甚为频繁,信件在这些念想中长途跋涉,穿过一座又一座城来到我们的手中。

  寄信的人中,我看到了梨花的名字。是她在惠州的工厂里写给我的,她说:见字如面,我好想你!最近可好?

  二十世纪初期,初中毕业就辍学的是一种普遍现象,梨花也是其中一员。在校时,我们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同学兼闺蜜,我们志趣相投,互相能够探到对方心底。她比我大1岁,有着同龄人中少有的沉稳与明理。而我幼稚单纯,一个不经世事的黄毛丫头,尽管这样,我们还是成了最好的朋友。有一次她问我,我们俩是怎么走到一起的?我也同样问她,她也说不清楚,就是这么样。

  我们的书信往来,从高中开始,持续到大二时期。她的信不长,但满满的都是对我的想念和对校园生活的向往,随信而来的,常有各种面额的纸币,她对我有着像姐姐一样的照顾。

  之后,她的信中夹杂着一丝其他的情感,已经超越了我们这个年龄的范围,对于还在学生时代的我,常常不能体会,但是我的信温暖又治愈,在复杂的社会上,就好比一壶香馨醇厚的茶,灌入心中使她安宁美好。她常常说,在枯燥无味的流水线生涯中,读我的信是她最大的快乐。

  最后一次给她寄信,是在一次飘雪的夜晚,雪中的邮筒绿的很美好,像是一种寄托。之后,我像往常一样等着她的回信,然而等了很久,也没等到回信。

  此后,我们断了联系。我曾想了无数次她不回信的理由,总觉得这样亲密的关系就这样被一封信阻隔了,太心不甘情不愿。再后来,就有了手机,我也再没有提笔写过信。

  再见到她,是2017年夏天,得知她的消息,她和我在同一小城,住所尽然只隔了两条街的距离。而我们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。我们的青春就这样在这断了联系的几年了悄然逝去。那天夏夜,我们俩漫步在河边,走了很长的路,说了很多的话,填补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之间的空白。

  她跟我提起来初中时暗恋的那位男生,打听他的近况。看的出来,这么多年,她还是没能忘掉他。她曾经暗示我让我透露给她,但是那时我也不懂的这些,没有创造让她们见面的更多机会。

  再往下翻,就是小勇的信。字迹有点杂乱,她说转眼我们分别快一年,最近你过得怎么样?你有没有想我?信中还有一张她的照片,是淡黄色的毛衣和黑色的裤子,右手调皮的往上扬起,嘴角上扬,甜蜜的微笑着,快一年不见,她的稚气退掉不少,多了一份成熟。

  她是我高中时候结交的闺密。高一报道那天,她比我先来,看我提着重重的行李,便跑过来帮忙。就这样,我们认识了,那天,我们坐在沙场的单杠上面,披着满天的星星,从干热的气温下聊到身上感觉一丝丝凉意。

  不过一周的时间,我直接搬去了她的宿舍,两个人就挤在那间小小的床上,彼此依偎。她是个美丽开朗的女孩子,有很多的追求者,很多次约会,她都会约我一同前往,做她的守护者。那真的是一份无比单纯美好的约会,没有牵手,没有更多的肢体接触,更多的是彼此的心跳和脸红。虽然,我感受不到,但也能够懂得。

  那夜,寒风刺骨,我们三人迎风在行人稀薄的街道上走着,灯光朦胧,拖长着我们的身影,映在古老的城壁上,随风飘闪。走到古城的大桥上,我们的脚步才停止。桥上,他们俩开始了长谈,而我在旁边望着悠悠的宽大河面出神,风像幽灵一样肆意地钻进我的衣服里,吹得我的衣服鼓起来,冷的我瑟瑟发抖,没有手表,不知道时间。看着河面越来越黑的深沉,起码有三个小时以上了,远处的街道已空无一人,显然很晚了。我一直想让他们快点聊完,我的确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冷风了,又坚持了一会儿,她脱掉衣服给我披上,我看着单薄的她,有点不忍,但心里又有点责怪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等到她一起回去,我担心她的安危,也不敢一人贸然回去。

  终于,在我快要接近崩溃时,看着他们俩向我走来,一路无语,回到宿舍,我身体冰凉,宿舍的闹钟已经指向凌晨二点。我之所以这样守护着她,是因为有几次我打吊瓶,都是她陪伴着我,跑前跑后给我买吃的,像亲人一样照顾我,这样的守候我们俩都心照不宣。

  高二那年,因为她要转去广东上学,我们至此分别,也开始了书信往来,直到高中毕业之后,她在信中告诉我她的手机号码,我们就断了信件联络。这一别16年,再也没有见面,看着她的照片,对她的记忆也始终停留在最美好的18岁。

  多年过去,古城千变万化,现代气息浓厚。大桥仍然屹立在那里,越发古香古色。流年易逝,那些经历却历历在目。站在那里,仿佛看见一封信飘至我的眼前:见字如面,我好想你!

责任编辑:何裴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团队介绍 | 广告报价 | 我要投稿 | 招聘启事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©2009-2018 永州网 (www.0746news.com)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
ICP号:湘ICP备10004621号-1 湘公安网备案证书号:4311000100193 主办:永州日报社 运营:永州日报社广告中心

地址:永州市冷水滩区湘江东路29号永州日报社内 电话:13237462288 QQ:2795914142(新闻稿件)

中国永州网

电脑版 | 移动版